• 荷兰的桥 - [建筑]

    2012-11-29

    熟悉荷兰设计的人都知道,荷兰的设计一向以关注普通民众和平等为出发点。今年的中国好声音风靡全国,大家似乎都在看,在谈论。我们知道,好声音便是拷贝自荷兰的一个电视节目。导师背对选手的选择方式,让每一个人摒弃外貌、更加注重对声音的认知。屌丝逆袭的时代来临!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世博会上的荷兰馆,唯一

    设计很好又不用怎么排队的展馆,这都是归功于它的旋转展示流程的设计完全考虑和解决了了每次世博会人流量大、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排队的问题。除了荷兰馆,其他展馆我只记得排队时的各种心情了。荷兰的桥,废话不说,上图片。
    可以车行,可以步行。车行省力,步行很累,我们需要最短的路径。于是,你看步行两边都是斜跨,最短距离。如果在某国,必须要跨两座天桥或者人行道吧。再上图片。

    分割结果的方式是不是很像家电产品的分面感觉?哈哈。Architect / designer: NEXT architects,2012年10月建成。

  • 生活中刷牙不用口杯的童鞋请举手!
    说完自己把手举起来发现没办法打字了,于是放回去了。
    为什么不用杯子?请反方童鞋回答:
    第一,因为杯子太贵;
    第二,因为不希望生活中又多一个杯剧;
    第三,即使采用牙膏朝下牙刷朝上大法也无法消除漱口杯中细菌的猖獗;
    第四,现在牙膏和牙刷都可以独立了(所谓独立,独自站立)。
    好,请正方童鞋回答:
    正方童鞋请求加入反方,OK,辩论完毕。
    于是英明神武帅气无敌雄韬伟略的老公大人雄赳赳气昂昂加入反方阵营。从此丢弃口杯,义无反顾。
    没有杯具如何接水?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具体来说三个答案:
    第一,小爪,每次接水精确计算手的容积和肌肉伸缩度以及和水流速度的关系;
    第二,直接用嘴巴接水漱口,这个动作要用到全身639块肌肉中的488块肌肉的合力才能达到,而且要保证一个潇洒的姿势难度系数很高;
    第三,干刷(类似于干洗衣服,难度系数过大,曾经看过一个人说约会前怕嘴巴有味道干吃牙膏再去见面)
    第四,等下……一个设计师站出来了,大家都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他说
    …………………………………………………………
    ……………………………………………
    ………………………………
    ………………

    也可以不刷牙的啊。周围人迅速倒地。
    忽然想起本科时候宿舍里流传的一句话:20年不刷牙之口臭必杀技,歘~!


    牙刷的前端设置一个进水孔,顶端有一个小圆口,当牙刷冲到水下面的时候,水柱就从顶端小孔冲出来,就可以以帅帅的姿势张开嘴巴接水啦。美国人的设计。刷头可以更换,最后一张图的模型曾经获得07年红点设计奖。预计11月份上市,特别喜欢的可以去订购,22美刀,好吧,都散了吧。尝试贴一段视频看看行不,好像显示不成功。

    Design by Scott Amron

  • 如何隐身?
    就像我一样从外星球来到地球,把自己伪装得很好,所以几十年来一直未被发现。最近一周为了更加接近地球村民,还学他们一样长很多痘痘,这样就越来越让人相信了。
    如何让产品低调?
    低调是一种讨人欢喜的喧嚣。有时候我们可以做嵌入式设计,有时候我们可以做虚拟化设计,有时候可以做整合设计。但是我们博派的风格是让你们看不出来。

    多功能转换插座,藏在书屋里面,满足你的各种需要。感觉像特工之家。
    Design by Dave Hakkens

  • 满足广大腐女要求,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帅哥的问题。帅哥是一个严肃而深刻的话题。帅是一个男人的最高追求,是大无畏的无产阶级共同理想,是一种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何为“帅”?帅不是效仿发廊小弟留着长长的鬓角,帅不是为了理想战斗在第一线不顾家中病重的老母怀孕的妻子,帅不是酒桌上杯盏碟影间的无聊幽默,帅是啥呢。仔细看,一刀一巾。试想一男一手拿刀一手拿巾最容易让你联想到啥呢?BINGO!大厨!镜子镜子谁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下厨房的男人才是最帅的男人”。

    不过话说您这是打算端着一盆子发芽的土豆去自制砒霜呢还是去自制砒霜呢还是去自制砒霜呢?

    来,给娇羞的设计师露个脸。

    不过售价890新台币,200多人民币啊,帅锅您不厚道的啦。
    Design by FLEX,品牌是ROYAL VKB

  • 太长时间不更新,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懒,懒成了我生活的主题,懒得去做各种事情,安逸真的使人变颓。最近想着开始做些事情,不是因为生活不安逸了,而是懒得这么一直懒下去了。
    第二个原因,我突然不知道什么叫好设计了。大概每过一段时间(几年)我都会突然把握不到好的设计的方向。没有什么是极好的,即便是完美的东西也抵不住我们变化的需求。包括人、追逐的方向、一件喜欢的衣服,一个产品。在这个年代几乎所有的设计师都被APPLE、MUJI彻底洗脑,它影响着我们设计作业的目标设定,设计师人群出现了严重的审美单调,包括我本人也难以幸免。在这种膜拜情结下的设计品趋向于无灵魂的极简,设计师认同的好与人们用的随心的产品出现了偏差。好的本质是一个主观标准,我们用模糊数学的统计模型得出的往往是灰色地带的不讨厌的产品的调研结果。所以,好不好、喜欢不喜欢完全是个人说了算。翻看自己喜欢、收藏和向往的产品,还是趋于同一种感觉的。所以纠结过后发现自己欣赏的那类东西尚在。我觉得好,就是好,我说了算;你觉得不好么,那就是不好,你说了算。

    设计中我们常常忽略材料所赋予产品的特质。我们做设计习惯建模完成导入各种材质,看看哪种渲染出来的效果更好,或者干脆塑料金属怎样都可以。我认为一个好的设计它的材质应该是唯一的,只有这样材质才能体现出这个产品的特点。就像这个橡胶书架、它造型也是非常简单,但是它却考虑了材料在使用状态的变化,并且完全没有忽略书在整个产品中的参与性。我们通常的设计做法是认同了某种造型,然后研究它在使用中的最大受力,用其本身的强度去抵挡外界给予的变化。我们其实不需要这样硬抗,有些外力来了,我们也不需要抵挡。让这种力成为一种“正力”,而不是还需要我们用一种力去抵抗的“负力”。这样就很好了,连书挡都不需要了不是么?

     

    这样么?鱼儿离不开水,飞鸟离不开天空,我的书架离不开书,没有了书的书架不是好书架啊。英国人的设计还是不错的了。

    Design by Luke Hart’s Portfolio

  • 从前有一个国王,不忍看到自己美丽的公主变为大龄剩女,于是出了一个题目,能答出者便能赢取美丽的公主成为国王的驸马。题目是这样的,什么东西它是一个东西又不是一个东西还能包含好多东西又能被东西所包含最后还是不能算是一个东西这些算不上东西的东西又能集成一个东西。一时间各种智者前来,并惊动了有关部门。最后直到一个人拿着一件物品前来,国王看过直接无语。


    国王说妙哉,只是你是一个女人我如何将女儿嫁给你。现在女人猖狂如此,叫我们男人如何呢。
    只见那女设计师缓缓的说道:

     

     

    女王陛下,您又糊涂了。

    万用收纳夹,sanva 有售,1499-3099日元。

  • 看到这个设计,无奈觉得很好。桌子上的空间寸土寸金。我实在没办法想出比这更好的解决办法。一个小簸箕,IPHONE的两个角度的托架方式。没什么好说的了,谁送我一个,谁送我一个,谁送我一个……我念咒语100遍能否变至我的桌上来呢。

  • 前几天有人跟我说办公室有手机铃声,众人齐寻不见手机踪影,最后发现声音源自机箱,螺丝刀拆开后是修电脑的丢在主板上的手机。暗自庆幸那人只做了电脑维修员而没做医生。有时候不止是人啦,伟大的上帝也会有小疏忽的时候,比如某天他觉得地面太平整了不好玩,拿夹子夹起来,天亮前忘记拿走,于是,被地球人发现了。。。。。。

    相当不怀好意的想到我们很多顶个球的雕塑,太抽象了。我白学了那么多艺术,从没看懂过。读书顶个球,大柱顶个球,三叉顶个球,反正很高深的,我一直把所有这些都归结为后现代。因为我发现后现代这个词就是一垃圾回收站,什么东西都往那里面套总是没错。比如一个玻璃幕墙的箱式大厦前面加上古典角檐和飞檐这种我看不懂的我都称为后现代。
    普通小件,大比例,视觉震撼和快乐感受就会那么强。设计就是孩童似的思维加上成熟的技巧。
    PS:看到这张图片总会有种皮肤被夹起的微痛。
    这个设计位于比利时的绍德方丹公园内,属于现代展览馆的一部分。Designed by Mehmet Ali Uysal.